笔趣阁言情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千秋幻梦痴人做》

笔趣阁言情小说网(biquyq.xyz)

首页 >> 千秋幻梦痴人做 () >> 第24章 “夜探娄府”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biquyq.xyz/154608/

第24章 “夜探娄府”(1/2)

单说郝平按照河南王府的老管家高义画的一张简图,白天已经踩过一次点,出了栖霞观,来到栖霞观后身的小树林中,换上夜行衣,黑纱蒙面,跨上早已拴在小树林中的战马一路向西北疾驰,不消一炷香的时间,便已来到邺城西北的城墙下面,伏在城下草丛中的秦孝康与萧铁林二人早就等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坐卧不宁,眼见郝平由远而近,急忙上前压低声音,道:“三弟,你总算来了,可急煞哥哥们了”,郝平一抱拳“有劳大哥二哥了”,说着将马缰绳交到秦孝康手中,萧铁林则来到城墙之下,双手扶墙,躬起后背,道:“三弟,来,趁着巡逻小队刚刚过去,快,踩着二哥上去”。

郝平并未客气,说了声“得罪了,二哥”,便向后退了几步,一个助跑,左脚尖一点萧铁林的肩头,身子便腾空两丈多高,右脚又在城墙上一点,又腾起两丈多高,起势未尽,右脚尖又在左脚尖上一点,又是两丈有余,左手一挥,一道金银两色的长虹从袖中飞出,正是飞龙钻,“铛”的一声轻响,龙头正好挂在城墙的垛口之上,郝平顺势借力向上一翻,身子便轻飘飘的落在城上,左右望了望,并没有什么动静,郝平一个燕子投水,便向城中越去,身子似落地,未落地之时,内劲注入飞龙钻,龙尾向后一甩,“叮”的一声,城墙在飞龙钻下便如同豆腐一般,整条龙尾竟然深深的没入了城墙,郝平整个身子挂在了离地面三尺的城墙上,心里不由惊叹,由此飞龙钻的威力可见一斑。郝平一收飞龙钻,身子轻飘飘的落地,身子向前疾奔数丈,又一个腾身而起,落在一个杂货铺的屋顶上,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,便一躬身,如同一只苍鹰,沿着屋顶奔着娄府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
郝平来到娄府外的时候已经接近三更时分,他围着娄府转了一遭,来回的听了听里面的动静,找了个特别僻静的地方,捡了块小石头,向府内扔去,隔了一会,见没什么动静,一纵身,胳膊肘便挂在了院墙之上,朝里看去,空空如也,郝平一翻身,轻飘飘的落在府内,一转身藏在一处角落里,又等了等,见四下无人,便蹑手蹑脚的绕到一处所在,原来此处正是娄府的厨房,郝平心中一动,一个主意浮上心头。

“铛铛铛,铛铛铛”,一阵铜锣紧敲,娄府的家人娄奎一边瞧着锣一边大喊“不好了,着火了,快来救火啊!”,只见娄府后院一片火光冲天,一群家人拉着水车向后院涌来,经过一阵忙活之后,火终于扑灭了,娄奎仍然心有余悸的道:“妈呀,好在火势不大又没有风,否则,这次就惨了,妈的,怎么这么倒霉呢,偏赶老子值班”,一边抱怨着,一边把铜锣“咣”的往地下一扔,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刚坐在地上,后脑勺不知道被谁“啪”的一声,重重的被打了一下,娄奎被打的一激灵,转头正想骂人,一见来人,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急忙嬉皮笑脸道“管家,没事了,幸亏我发现的早,又指挥得当,只损失了这一间厨房”,来人正是娄府的管家娄群,娄群听着娄奎的汇报,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,但依然板着脸问: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失的火?”

娄奎苦着脸道:“管家,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失的火啊,小人值班至此的时候,厨房已经冒起了火苗,小的一见急忙鸣锣示警,这才控制住火势啊”。

娄群点了点头,道:“这几日娄府恐怕不是很太平,你们都给我惊醒点,再要是出事情,我打折你们的狗腿,听到没有?”

娄奎听娄群所言不禁一哆嗦,连忙称是,娄群“哼”了一声,便拂袖而去,看着远去的娄群的身影,娄奎“呸”的一口唾沫吐去“妈的,威风什么,不都是下人吗,搞得自己跟高人一等似的,不要等老子翻身,老子要有那一天,天天让你个龟孙去刷马桶。”

一场风波过后,人人皆已散去,只剩娄奎一人继续巡逻,刚刚一阵忙活,不由得一阵倦意袭来,一个个的哈欠随即便打个不停,心道“我啊,别这么实在,我先找个避风的地方眯一会吧”,想着便找了个房山靠着坐了下来,不消片刻呼吸便逐渐均匀起来。

“别动”,娄奎睡的正香,蓦的一惊,眼前站定一个蒙面人,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,登时睡意全无,颤声道:“爷爷饶命啊!爷爷饶命啊!”

蒙面人的短刀往里又近了寸许,威胁道:“你再敢大声嚷嚷,我一刀结果了你!”登时娄奎的脖子就是一道血痕,虽然说脖子一疼,娄奎却没敢再发出半点声音,只是感觉裤裆一热,裤腿湿了一片,竟然被吓尿了。

蒙面人又好气又好笑的问:“我来问你,娄氏父子住在哪里?”

娄奎向东南指了指,小声道:“老爷跟少爷都住在东跨院,从这里向东南穿过三道门就是老爷的下处,老爷右边就是少爷的下处,爷,小的因为家里穷,自幼就被卖给了娄家为奴,娄氏父子对待下人刻薄的紧,这些年我是受尽了委屈,我也是个苦命人,求您千万不要杀我啊!”

蒙面人心中一阵好笑,开口道:“我不杀你,怎知你不会跑去通风报信?”

娄奎苦笑着结结巴巴道:“爷。。。爷。。。我要是走漏半点风声,就叫我天打五雷轰,不得好死,下辈子变个大王八”。

此话一出逗的蒙面人也不禁“噗嗤”一声笑出声来,把刀从娄奎的脖子上拿开,从怀


状态提示: 第24章 “夜探娄府”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